????一个多月后,王长生回到了青莲山,他跟王耀宗说了一下事情的原委。

????王耀宗听完,皱眉道:“长生,其实你不该这么做。”

????“二伯公,其实我有好几次都想杀了她,以绝后患,不过我没想到,她主动以心魔起誓,又帮我拾缺补漏,我这才手下留情。”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当时就该把握机会,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上门提亲,也就水到渠成了。”

????王耀宗意味深长的说道。

????王长生闻言,满脸黑线。

????“算了,不说这个了,大宋四宗对物资的管控越来越严了,前两年,大宋四宗召开升仙大会,招收了不少弟子,距离开打不远了,你就老实呆在青莲山修炼吧!尽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知道了,二伯公,您也是。”

????王长生去看了母亲和妹妹,他得知王长玥能布置出一阶下品阵法,有些意外,亲自给王长玥检测,不过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二伯公探查数次了,查遍了族内的典籍,长玥只是在阵法一道有天赋,资质一般。”柳青儿笑着解释道。

????王长玥吃着零嘴,有些傲然的说道:“哥哥,我现在能布置一阶阵法了,等我长大了,我一定比你厉害。”

????王长生捏了捏王长玥圆嘟嘟的脸蛋,宠溺的说道:“行行行,不过你也要努力修炼才行,你怎么还是炼气二层?同龄人都炼气三层了,你是不是偷懒了。”

????“我才没有偷懒呢!布阵要记太多东西了,阵法可以用原材料布阵,也可以用阵旗布阵,初学阵法要从原材料开始,阵法不是一成不变的,地势的变化、面积的变化、环境的因素都要考虑进去,比炼器复杂多了,我大部分时间都拿来学习阵法了,二十叔说了,知道阵法的原理和布置方法,这只是最简单的,阵法一道,变化多端,深不可测。”

????王长玥圆嘟嘟的脸蛋上满是认真之色。

????“好了,好了,知道你厉害了,好好跟二十叔学习阵法之道,不过你必须要合理安排时间,修为太低,可无法成为厉害的阵法师,你要逼哥哥厉害,起码要是二阶阵法师才行。”

????“知道了,总有一天,我要比哥哥更厉害,到时候,我要天天吃美食,看谁还敢说我。”

????一家五口吃完饭,王长生就回房修炼了。

????这一次探险,给王长生提了一个醒,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的,世上哪有那么多高阶修士的坐化洞府。

????散修能修炼到高阶的屈指可数,他在楚国沧澜城呆了两年多,也就一位叫黄富贵的散修侥幸修炼到结丹期,王家现在有四位筑基修士,不过王家的收入来源太少,供养四名筑基修士,十分吃力。

????散修没有多少收入来源,又没有地盘,能修炼到结丹期的散修屈指可数,到了结丹期,想要再进一步,需要大量的资源,杀人夺宝或许修炼资源根本不长久,要么开宗立派,要么成为修仙门派的供奉。

????如此一来,找个偏僻地方坐化的高阶修士寥寥无几,说起来,还是贪念作祟。

????王长生再三提醒自己,若是外人再邀请他去探险,不可轻易相信。

????大战在即,他要多炼制两件法器才行,正好他得到了一些二阶炼器材料,其中就有一条二阶的虎筋,他打算炼制一件弓箭法器,弥补近战的不足。

????弓箭法器的主要材料是灵木和兽筋,他手上都有。

????他将一块三尺来长的青色灵竹丢到身前的半空中,张口喷出先天真火,将青色灵竹包裹起来。

????修炼到筑基期后,修仙者会用先天真火炼器炼丹,先天真火的效果比普通灵火好多了。

????······

????蓝月山脉因外形酷似一轮弯月而得名,山脉深处,有一个巨大的蓝色湖泊,在湖泊附近,耸立着一座高大的城堡。

????数丈高的城门上,刻着“汪家堡”三个漆金大字。

????蓝月阁,汪家最重要的建筑。

????汪华山坐在主座上,身下左右两侧,各坐着数名汪家族人。

????在汪华山左手边,站着一名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

????此人是汪家家主王书盛,汪家的大小事务一般都由他处理。

????“老祖宗,发生什么大事?”

????一名面相端正、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好奇的问道。

????此人叫汪书沅,汪如烟之父,同辈排第四。

????“你们应该多少也收到了风声,大宋四宗要跟魏国五宗开战了,大宋四宗希望咱们出兵参与,他们承诺,事成之后,给咱们三个郡的地盘,你们怎么看?”

????汪华山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掠过,沉声问道。

????“大宋四宗一直排挤咱们汪家,他们跟魏国开打,关咱们什么事,说得好听三郡之地,灵气充沛一点的地方,他们肯定不舍得,老祖宗,我看别理大宋四宗,让他们打去,打的差不多了,咱们再出来捞好处。”

????汪书沅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三伯,咱们若是拒绝,大宋四宗要是得胜,肯定会更加排挤咱们,若是大宋四宗失败,咱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毕竟咱们的基业在宋国,这些年,虽然咱们在邻近几国开店做生意,不过无法占据一块地盘,只能租下几间店铺,这一次大战,或许是咱们的机会,当然了,宋国四宗肯定不安好心,说不定是想借此次战事削弱咱们的力量,侄儿觉得,咱们可以参战,不过要拿到足够的好处,若是开战之前,能拿到几枚筑基丹就好了。”

????“四哥说的没错,没有地盘,光靠几间店铺,挣不了多少灵石,有地盘,可以种植灵谷灵药,或者蓄养灵兽灵鱼,不过咱们要防着大宋四宗,不能派出太多的筑基修士,上次鬼渊之行,咱们就死了两位筑基修士,还用掉了一张符宝。”

????因为汪家不愿意投靠任何一派,备受四大宗门的排挤,没有足够多的地盘,汪家无法培养出更多的筑基修士,店铺要交租金,还有人力成本,地盘可以种灵谷灵药,蓄养灵鱼,源源不断的创造财富。

????“嗯,老夫也是这个意思,不过三个郡太少了,老夫再跟他们讲讲价,多要一些地盘,多要几颗筑基丹,对了,把部分筑基期的族人抽调回来,大量族人前往前线作战,族内空虚,没人镇守不行。”

????汪书沅眉头一皱,疑惑道:“三伯,不是有您么?您要上前线?”

????“嗯,若是老夫不上前线看着,有好处也捞不到,再者,老夫上前线,也能照顾参战的族人,要是老夫不去,保不准参战的族人被当成炮灰。”

????“前段时间如烟来信,之前帮咱们炼器的王长生有事离开了,灵兵阁距离咱们蓝月湖太远了,运送货物十分不便,她建议暂时关门。”

????“嗯,那就把她调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