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ent

????紫玄域,大陆南方梦幻国度势力已占领之地,其中跟霜之国比邻、算得上是梦幻国度占领区里最靠近北方反抗军领地的仓之国,其国内北部的一座城市之中,多达数万的民众们,正聚集在城市的中央广场上似乎在进行着一种大型集体活动。

????明明远远看过去就是一大群人海,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大片,却又丝毫不显嘈杂混乱。

????广场的四周出入口每时每刻地都有人进进出出,但却丝毫没有秩序混乱的拥挤感,每一个进入广场的人,都会很自觉地沿着规划好的行人道寻个空闲的位置,然后默默地直接在广场已经铺好的一块块棉垫上双膝跪下双手合拢面对着广场中央的方向,然后闭上双眼脸色认真地或是轻声低语或是静静沉默,似乎是在祈祷着什么。

????所有人都沉默无声地默默进入广场,又默默退出散去,令整座市中心广场看起来萦绕着一种庄严肃穆的郑重感,哪怕旁观的人以及在广场附近的居民与商家,在看到广场上的这一幕之后,也会不自觉地放低了自己的动作,唯恐会吵到他们从而破坏了这份肃穆的氛围。

????“叮铃叮铃……”广场边缘临近三十多米的一家茶楼的二楼里,几个青年市民正围坐着靠窗的一张桌子,其中一人拿起桌上的一个小铜铃轻轻摇了摇,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因为茶楼里的客人们的闲谈细语都有意地压低了自己的音量似乎怕吵到别人。所以在这安静的环境下,穿透性比较高的这种铃声在茶楼内部可谓近在咫尺般,就算是一楼也同样可以听得很清楚。

????二楼的楼梯口守候着的伙计自然也听到了这铃声,立刻快步上前:“几位客官,有什么需要小的效劳的吗?”

????“给我们再添一壶热茶。”那摇铃的青年指了指窗外街道尽头的广场上聚集的几万人群,冲着茶楼伙计问道:“顺便问你个事儿,伙计,作为本地人,你应该知道那边发生的事情吧?他们经常这样的吗?”

????“好嘞。”伙计笑着应了一句,熟练地从不远处的柜台上取来烧好的热水,帮他们将茶壶满上,然后看了一眼广场那边,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带上了几分真诚的微笑,再道:“如果小的没猜错,几位客人应该并非本城的住民吧,而且还是最近两天内才到了本城的?”

????“没错,你看出来了?”青年扫了伙计一眼。

????“因为,在那边的活动,在本城里已经持续快十天了呢。”伙计笑着回答道,并随后疑惑地看了一下那个提问的青年:“说起来,客官您真的不知道吗?据小的所知,这样的活动,在如今的解放区,大多数的城镇里最近都是有在进行着类似的事情,算是很常见的一种现象了呢。”

????“不用奇怪,我们一行人之前都在野外的山林间赏玩和打猎,已经有一阵子没有返回城镇了,所以才会感到好奇。”另一名青年出声打了个圆场,这才打消了茶楼伙计的疑问。

????“那么,小的建议几位客官去城里的「梦国」官府公办的「梦幻商会」的分店看一看,听说那边最近新出了一种名叫‘灵枢通讯器’的神奇东西,我听老板说,那种东西不仅可以用来跟远在千万里之外的人进行传信交流,而且还可以用来查询各种消息,此外似乎还有很多其他的我也不太理解的有趣功能……”茶楼伙计挠了挠头,眼里浮现出了向往之色:“我们这茶楼的掌柜前些天就去给自己买了一个回来,我可是亲眼看到掌柜的用那个东西,跟他远在上百里之外其他镇子的亲戚说话呢!”

????一边回忆着,茶楼伙计一边以羡慕的语气形容道:

????“到现在,我也还是有些感觉不可思议呢,就那么小的一个玩意儿,却可以忽然放出一张像是传闻中的修士大人们的法宝一样会发光的板子,还让板子里照射出远隔上百里之外的景象和声音……大概,这就是传闻中的神仙中人才能做到的手段了吧!”

????“实不相瞒,小的也打算看看有没有机会给自己买来一个试试。不过因为消息传开后,听说现在很多人都对那梦幻商会卖的这种奇物很有兴趣,所以导致了商会那边有些供不应求了呢!几位客官若是想试试入手一下的话,可要趁早哦,要是真能买到,你们想探听什么消息的时候,大概只要直接用那件奇物就可以直接查到了。”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听起来,倒真的跟修士炼制的「千里传讯符」之类的法器有些相似。”另一名青年听到伙计的介绍后,若有所思地看向他,问道:“但既然出自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修士之手的非凡产物,就算那梦国的商会愿意将这种东西拿出来向平民售卖,但那个卖价应该也不会太便宜的吧?可你刚才说,不只是你家掌柜的,连你也打算给自己买一个?”

????青年问出这话的时候,看向那伙计的眼神里不禁带上了几分质疑之色。因为很明显的,这个伙计的家境应该并不会很富裕,不论是身上的穿着还是干着的职业,都显示出了他只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小老百姓的事实。

????这样的他,哪里来的资金去购买那种按理来说应该卖价不菲的非凡奇物?

????甚至不只是他,按照这个世界的平民正常的生活水平来看,就算是这座茶楼的掌柜,应该也是没有那种积蓄可以买得起修士专用的‘千里传讯符’那个层次的非凡法器的才对。

????茶楼伙计用奇怪的眼神看了那提问的青年一下,随后想了想,恍然道:“哦,客官您误会了,倒是小的刚才没介绍清楚。其实,那梦幻商会卖的奇物,卖价虽然也确实不低,但其实也分为不同的级别,而据说适用于平民百姓级别的,不过五两银钱就能买到了。”

????五两银钱,按照紫玄域的民间物价,就算是茶楼伙计这样的职业,只要能省吃俭用一下,那么也只需要一两个月的薪资就能够积攒出来了。

????虽然五两银钱能买到的只是最低等级的灵枢通讯器,不过该有的基础功能其实都不会少,只是没有了那些专门设计给贵族人士的娱乐性的拓展功能而已。伙计对此已经很是满意了,反正对他们这些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来说,如此便利的在以往只有修士们才能使用的奇物,现在仅仅是五两银钱就能够入手的话,就已经算得上是赚了大便宜。

????茶桌上的第三名青年这时候也发问了:“好了,伙计,真有你说的那么好的话,有时间我们会去看看的。现在回到先前的问题,城中心的广场那边的人群聚集起来在做的事,从早晨开始就没停过啊,你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吗?”

????“哦,您说那个?”伙计微微一笑,道:“那其实是占领了这里的梦国在本城治安官下达的命令,要求百姓们进行的一种表达感恩之心的祈愿仪式。”

????“感恩?祈愿仪式?”青年闻言一愣,疑惑道:“向谁感恩?感谢什么?”

????“还有什么?自然是对那梦国感恩了。”伙计用理所当然的语气直接说道。

????此话一出,三名青年的眼神都是微微一变,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愕然和愤怒之情。

????不过因为这种变化稍纵即逝,他们很快就掩饰了下去,所以茶楼伙计似乎并未察觉到他们那短暂的异样情绪。

????只见茶楼伙计继续笑着道:“虽然是那梦国将我们仓之国原本的朝廷推翻,强行攻占下了这个国家,头顶的天子忽然换了个,对此,一开始大家确实都有些不安的。不过好在梦国并没有为难百姓,甚至就算在当初攻城的时候,他们都主动约束了自己的兵士们,哪怕入城后也没有做出过任何一件扰民之事,甚至除了用梦国派来的官员换下了原先仓之国在本城的军官人马之外,一切就都差不多还是老样子。百姓的生活,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明明国号都没了,你们身为原本仓之国的子民,对此就没什么感想吗?没有忠国之心吗?”青年用好奇的眼神看着那伙计,问道:“就算一般的黎民百姓因为事不关己而不在乎这种事,但那些当初被梦国的攻城军队所击杀的原先仓之国麾下军人,他们总该是有家属的吧?莫非都放下仇恨了?”

????茶楼伙计闻言,脸色终于微微有了些变化,他四下扫了一眼,见没人注意到这里,便压低了声音,有些为难地轻语道:“客官,您这个问题……”

????青年没有说话,直接手一挥,拿出一两银钱放到了茶桌上,对茶楼伙计示意了一下:“若是能够好好回答我们的问题,这块银子就是你的了。”

????“好嘞!”一见到银子,茶楼伙计立刻两眼放光,动作极为麻利地一下子探手将那块银子摸到了自己手里掂量了一下确认了份量之后,就笑眯眯地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然后笑容更加殷切地对着茶桌上的三个青年弯腰点头道:“客官您这可就是问对人了,实不相瞒,我家的隔壁对面那条街的一户邻居,就是一名原先的仓之国阵亡军人的遗留家属,那一户人家起初确实是对梦国心怀怨恨,只是碍于梦国表现出来的威势而不敢妄动。不过后来,听说是发生了一件奇事,那户人家竟然一夕之间就忽然改变了想法,变得不再仇视梦国了。”

????“哦?伙计,你消息既然这么灵通,可知道为何会如此?”青年心念一动,立刻追问道。说着,他再度掏出了一块银子放到了茶桌上,意思很明显了。

????茶楼伙计喜笑颜开地收起银子,然后露出了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道:“我听说啊,似乎是梦国将本该已经战死沙场的那位原属仓之国军队的亲人,又‘救’了回来并且送还给了那户人家!”

????“什么?!”青年听到这个答案,一愣,随后一脸质疑地看着茶楼伙计,道:“伙计,我们要听的是真材实料,可不是那种莫须有的坊间怪谈!人死不能复生!你之前也已经说过了,明明那户人家的亲人已经死在了战场上,梦国又是如何将其救活并归还给那户人家的?而且照你这么一说,这种事肯定不止一户两户吧?当初死在梦国军士手里的仓之国军士何止成千上万,总不可能梦国把他们全都救活了吧?!”

????“客官莫急,且听小的给您细说。”被质疑的茶楼伙计也不慌,笑着道:“实际上,您说的也并没有错,人死不能复生。梦国确实是将那些人救了回来,但咱说的这「救」,可不是指‘救活了’啊。”

????“嗯?”青年不解了,皱了皱眉,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茶楼伙计神秘兮兮地又是左右看了看,随后才压低了声音,道:“小的也是打听到的,听说,被梦国救回来的,其实是那些死去之人的魂魄呢!据说,那些死者的魂魄虽然没有了肉身,但在梦国的救助下却将生前的精神和记忆全都保留了下来,一样有着喜怒哀乐之情,甚至能跟别人正常说话交流,除了没有肉身而无法随意活动之外,他们似乎就跟正常人并没有太多的区别了呢。”

????“咱听说,如今那些亡魂只要寄存在某些特定的物件之中,就能够一直存续下去,虽然有些不便,但至少对比于彻底魂归冥府的结果来说,就要好得太多了。”伙计话语一顿,脸色带上了几分欲言又止之色:“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小的听闻,若是阵亡者本身或者其亲属今后表现得足够出色的话,能够得到梦国的赏识的话,梦国甚至许诺了可以给他们重新造个肉身,将他们真正地复活过来呢!”

????“什么……?”青年微微瞪大了眼睛,随后冷哼了一声:“简直是一派胡言!!就算那梦国真的有什么手段可以保住亡者的魂魄让其维持清醒神智并继续滞留在阳世,但死者复生这样的事,再怎么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吧!尤其是死亡人数那么多的情况下!”

????很显然,青年不相信伙计说的那些消息。

????“这,小的就不知道了。”茶楼伙计见此,苦笑了一下,道:“客官见谅,小的也只是将咱知晓的消息给说了出来而已,但具体真假,小的其实也不敢打包票呢,毕竟如您所见,小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啊,那些事关梦国核心机密的重要之事,像咱这样的平头小百姓又哪里有胆量、有资格去探查呢?您说是吧?”

????“好吧。”青年没再纠结这个话题,继续问道:“那么,那个所谓感恩的祈愿仪式是怎么回事?仪式具体是要人做些什么?”

????“很简单的,按照梦国官员们的说法,只要尽量心怀诚意地在内心里向梦国发出感恩之念,为其奉上带有美好与赞誉之意的祈愿,也就行了。实际上,这种祈愿仪式,百姓们哪怕在自己家中也是可以做到的。”茶楼伙计解释道:“之所以有很多的百姓聚集到城中广场那边,是因为那边的场地貌似会使得这种祈愿过程更有仪式感,能够让祈愿时的感恩之心变得更加富有诚意,祈愿的效果也就更好。”

????“这莫非还有什么讲究吗?”青年眼光一闪,问道:“若是并无什么原因的话,不应该有那么多人会单纯为了增加祈愿的仪式感而自发地聚集过去吧?总不至于……这么短的时间里梦国在这里的威望就已经高到了能让百姓们自发为其每日祈愿感恩的地步?”

????“客官真是明鉴。”茶楼伙计语气敬佩地赞扬了他一下,不轻不重地拍了个马屁,随后解释道:“这是因为,若是能够按照要求做完这种感恩仪式,就可以从梦国那边领取到相应的奖赏,而且不限次数,只要符合规定的要求就行了。通常奖赏都会是一些钱财与粮食之类的,但也不乏其他的好东西,祈愿仪式完成得越好的话,梦国给的奖赏就越是丰厚!若是表现得足够好的话,还能够在梦国官府那边累积一种名为‘功勋值’的东西……”

????说道最后,茶楼伙计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抹向往之色:“若是功勋累积得足够高的话,听说就算是达到了超凡修士们那个层次的奇珍异宝、超凡秘法,甚至也能凭功勋兑换得到呢!”ntent

????万界之全能至尊